楠卿谣

椿去湫来,海棠花开……

你叫什么名字


*ooc
*be预警
*一发完

今天,我们吵架了……

孟子坤摔门而出,不留一丝情面,不留一丝温度,丝毫没有感受赵天宇的感受,也没有注意到跌倒在地的他。掏出车钥匙,启动车辆,直接开向酒吧…

“哟,这不是孟爷吗?怎么?心情不好?”吧台里的服务员擦着酒杯调笑道。

孟子坤没有理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满上!”

服务员一顿,显然被惊到了,小心翼翼接过杯子倒满了酒,递给孟子坤。

孟子坤望着杯子里的酒,冷笑一声,抬头喝完。

不知是因为心中的怒气还是冲动,孟子坤直接从服务员手中抢过酒瓶喝,滚烫的酒精经过喉咙,烧得我直发痛…

就这样,孟子坤喝了一整晚,不管其他人的劝阻,喝了一瓶又一瓶,酒瓶撒了一地…

而赵天宇也不如意,本来就感冒了。在和孟子坤吵架他夺门而出时,他被狠狠摔在了地上,他已经没有力气起来,也没有精力起来,就在地上哭了一整晚。

第二天赵天宇醒来觉得浑身无力,头疼,拿手一摸,轻笑一声。费力地从地上爬起,被摔倒的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回想起这几天来发生的事,心中痛了起来。

孟子坤最近几天越来越奇怪,脾气也越来越不好。不仅早出晚归,有时打电话还不接,发微信不回,而且一回家就开始打游戏,他为他做的饭都凉了也不吃,也不管赵天宇催促了多少次。

那天,赵天宇莫名地起了个大早,孟子坤还在睡觉,他的手机突然响起了消息推送的声音,赵天宇好奇点开看了看,只见是一个他没有见过的陌生女孩发来的,内容把他惊到了:宝贝你起了吗?不巧,孟子坤醒了,赵天宇立马退出界面,把手机放下。“怎么了,天宇?”孟子坤揉了揉眼睛。“没……没事,我去给你做早餐。”赵天宇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缓缓走向厨房,心却不知道飘到了何处……

晚上十二点,孟子坤才回到家,身上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刺鼻的香水和化妆品味。赵天宇坐在沙发上直直地望着他,眼中带着一丝悲凉。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没……没有……”

“孟子坤,不要再骗我了,我都看见了!”

“别烦我!”孟子坤有些不耐烦了。

“孟子坤,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孟子坤一把把包扔下,准备出门,赵天宇准备阻拦,不料被摔在了地上……

啊,脑袋好痛,赵天宇揉了揉太阳穴,不愿再想。他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翻看着与孟子坤的聊天记录:

-天宇,有好好吃饭吗?

-天宇,快下楼,带你去吃火锅

-天宇,我想你了

……

看着看着,赵天宇眼角已经挂上了眼泪,但嘴角却是上扬的。最终下定决心,用尽最后一点耐心在聊天框里打下了三个字:分手吧,发送……

随后删除了所有关于孟子坤的联系方式和照片。

孟子坤收到信息,没有理会,踢了踢脚边的酒瓶,倒头睡着了……

孟子坤和赵天宇分手后,似乎并没有收到影响。明天在酒吧里鬼混,泡妞,失去了原本的纯真…

赵天宇就不好过了,虽然表面上已将这段感情斩断根基,其实内心还在期盼能够藕断丝连…

这天,赵天宇心血来潮去了酒吧。一进酒吧就撞见孟子坤正搂着一位身材火辣的美女,青丝般的头发如瀑布般散落在肩部,白嫩的的皮肤,柳叶般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仿佛能装下整个星海,高挺的鼻梁,嘴角微微上翘。但她没有化妆,与外面那些网红天差地别。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衬衫,下身穿着牛仔裤,浑身散发着一种干净,别致的气质。

这时,孟子坤一个斜眼正巧瞥见了门口的赵天宇,站起身,推着他的肩膀向里走去。“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前任,赵天宇!”

“没想到孟爷好这口。”

“不过长得挺俊的。”

……

众人议论纷纷

“来,天宇再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陈墨。”孟子坤故意说,其实陈默就是他的朋友,但孟子坤故意想气赵天宇。

赵天宇听到女朋友这三个字时心脏漏了一拍,半天才缓过来:“哦,你好。”

陈默微笑着:“你好。”

“天宇啊,坐下来玩会儿吧。”说着,孟子坤将赵天宇摁在了沙发上。

玩了几轮牌后,赵天宇实在待不下去了起身准备离开,谁曾想,他一不小心把一杯热水碰洒在陈默胳膊上,胳膊立马红肿了起来。孟子坤本来还笑着,一见陈默红肿的胳膊,脸刹那间黑了起来,将手中的酒一把泼在赵天宇脸上,又来了一巴掌:“滚!”

赵天宇愣在了原地,以前他的坤儿不会打他的。

“我叫你滚,听见没有!”

“别这样,我没事,天宇不是故意的!”陈默拉住了孟子坤。

“你看看,都红成这样了,还没事!”孟子坤心疼的揉了揉她的胳膊。

“赵天宇你给我滚!”孟子坤愤怒道。

赵天宇带着一颗死了的心回了家,颓废的坐到了地上。

赵天宇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出过门了,周震南有些不放心,去了他家。

在周震南数次叫他赵天宇都不理会时,周震南发觉了异样,带他去了医院。

“抑郁症?”周震南拿着报告单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怎么也无法把抑郁症这个词放在开朗的赵天宇身上。

周震南拨通了孟子坤的电话:

“孟子坤,天宇得抑郁症了。”

“哦。”

“你不关心下吗?”

“都分手了,还关心个屁啊?”说罢,孟子坤挂断了电话。

现在周震南恨不得拿刀砍了孟子坤,想当初天宇是怎样照顾他的,当屁放了吗?

自从周震南带赵天宇去了医院后,赵天宇的病越来越严重,但时不时嘴里还念叨着孟子坤。周震南看不下去了,把孟子坤约了出来。

咖啡店

“孟子坤,你还有良心吗?天宇已经病成那样了,都是拜你所赐,你还不去看看他?”

“是他说分手的,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你忘了当时是谁没皮没脸的追求天宇,又是谁把天宇推向了病痛的深渊?”

“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话毕,孟子坤径直向门口走去。

周震南无奈地叹了口气,天宇啊,你怎么爱上了这么个渣男呢……

半年了,赵天宇的病已经好了大半,除了有时反应缓慢,有时不理会人外,基本已经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了。为此,周震南大大叹了口气。

而且赵天宇仿佛也放下了对孟子坤的感情,不在过问。

但好景不长……

这天天气不错,周震南准备带赵天宇出去散散步。

走到一个街角的露天咖啡店,想去喝两杯咖啡。孟子坤玩着手机准备穿过马路,一辆车却不知不觉接近了他,赵天宇不管不顾,直接冲向了孟子坤。

“赵天宇,别过去!”周震南大叫。

一声巨响,赵天宇倒了下去……

孟子坤被赵天宇推开,踉跄了几步,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赵天宇,慌了,立刻冲上去抱起赵天宇:“天宇!天宇你别吓我!”

医院

孟子坤呆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

“孟子坤你真是天宇的扫把星,怎么你一在,天宇就出事呢?”周震南愤怒地指着孟子坤,“天宇的抑郁症才要好,就又被你,唉……”

“是我,都是我的错。”

“就是你!”

……

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走了出来:“病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后期会不会出现什么状况,还需观察。”

“好,谢谢医生。”

病房

孟子坤死死握住赵天宇的手:“天宇,我错了,你快点醒来好不好,我想你了。”孟子坤已经守了整整一周了,连周震南都已经扛不住回家休息了,孟子坤还守在这里。

赵天宇的手指动了动,眼睛缓缓睁开,望向孟子坤。

孟子坤欣喜若狂:“天宇你醒了?”

赵天宇面无表情:“对不起,你叫什么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是啊,你叫什么名字?

————————————————————————

话说有人想看番外吗?(欢迎评论!)

————————————————————————
下篇预告:

老板又在盯着我看了……

我是赵天宇,总喜欢去那家甜品店。但老板好像总喜欢盯着我看。他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

感谢您的观看

笔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