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卿谣

椿去湫来,海棠花开……

生生

*长篇
*非本站首发
*be或he未定
*如有雷同怪我
*禁上升
提前说几句:
存了很久的文,但是在汤圆发过,所以如果有小可爱们看到过也别再找我啦!曾经一度想弃文,但最近又想接着写下去了,所以会坚持写下去的。因为本人学业较忙,emmm我尽量坚持日更的,如果更不了也请大家见谅哈!在此感谢每一个点进来的小可爱们,谢谢~
首发先把存着的两章都放出来……

深冬,厚厚的雪如地毯铺满大地,树枝上开出了精致的冰花。寒风如刀一般穿透人们的身体,又冷又痛。

随着“呜呜呜”的声响,一列火车从远方驶来,到达了这座偏远的小镇。

火车上下来一个个子很高,皮肤黝黑的男孩,年纪不大,只有18岁左右。他拖着一个很大的行李箱走出了火车站。

他在路口停下,抖了抖自己的棉大衣,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摁下一串号码。电话铃声循环播放着,对方迟迟没有接通。男孩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将电话挂断,重新放回口袋。

在路口拦了辆出租车,向司机说了地址。司机很热情,也很好熟,两句家常就与男孩聊了起来。

“你是刚来这边吗?”

“是。”

“看得出。看你应该是大城市的孩子,也正是大好年华,干嘛不在大城市好好待着,跑来我们这种不起眼小地方?”

“生活所迫。”

“唉……诶,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孟子坤。”

将近两小时的路程就在与司机的闲聊家常与畅谈人生经历中度过。到了地,向热情的司机告别,走进了这个朴素的小别墅。

别墅不算大,带着个院子。在它的旁边还有一座格局差不多的别墅。

孟子坤推开院门,锁还是崭新的,院子看出是花了心思装饰过的,正处成长期的小树苗,花圃里的花已经发了芽,精致的桌椅……

走进别墅,装修风格欧式复古风,看上去有些年头的家具陈设在各处。

孟子坤本想好好参观一下,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他掏出电话,摁下了接通。

“子坤,看到别墅了吗?”

“看到了。”

“怎么样?”

“还行。”

“子坤啊,这段时间就辛苦你了,我们也没有办法,你父亲的公司已经将面临分崩离析了,他压力很大,又不想让公司的事牵扯到你,你就先在那里住一段时间吧。”

“好……”

孟子坤有些无奈,明明自己已经成年,可以独当一面了,父母却还把自己当成未经世事小孩子。“不过如果这样能够让你们安心,那也挺好。”他摩挲着手机,自言自语。

将行李安置好,简单将屋子打扫了一遍。孟子坤往卧室床上一躺,不过一会儿就进入梦乡。

自来醒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当孟子坤睁开眼睛,没有太过刺眼的阳光,只不过肚子却有些抗议了,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孟子坤才想起没有吃午饭,可新家也没有备货,准备出门觅觅食,顺便好好欣赏下小城市的风采。

孟子坤悠哉悠哉地走出院门,却一直觉得有东西在他后面,转身一看,是一只小猫,小猫很好看,灰白相间的毛看起来软绵绵的,一双有神的大眼睛让人琢磨不透。孟子坤顺势抱起小猫。

抚了抚它的下巴:“小猫,你是找不到家了吗?”小猫只是警惕地看着孟子坤,没有给予任何反应。“那你跟我回家好不好?”它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小孩子总是会用天真的眼光去对待一些事情并不带一丝怀疑或是警惕,这一点,小猫却很好地起到了相反表现。

孟子坤将小猫抱回了别墅。将小猫放在地上,它半天也不动一下,孟子坤有些无奈,抱起小猫:“你能不能不要像遇见坏人一样对我,为了你,我饭还没吃呢。”

小猫却视而不见,孟子坤赌气似的不理它。良久便传来一阵敲门声。

孟子坤打开门,却被门外的人惊艳到了。眼前的人墨发如丝,眼可装浩瀚星辰,鼻梁高挺,身穿白色衬衫,干净,不谙世事的气质令人沉陷其中。

孟子坤的眼神盯得赵天宇有些尴尬,张口道:“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叫赵天宇,住在隔壁,请问你有看到一只小猫吗?”

“请等一下。”孟子坤将小猫抱了出来,“是它吗?”

赵天宇的脸上显出了笑意:“是,谢谢你。”他接过小猫,抚摸着它的毛:“奥哥,下回不许乱跑了,听到没有。”“喵”奥哥表示好的。

“它叫奥哥?”

“不,它叫奥利奥,或者你也可以叫它招财进宝。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孟子坤,今天刚到这里,以后也请多关照。”孟子坤挠挠头。

“咕噜咕噜”孟子坤的肚子不听使唤,又不争气的叫起来。

“你还没吃饭?”

“没来得及,刚出门就遇到奥利奥了。”

“来我家吃吧,顺便报答一下你对奥利奥的恩情。”

“这有什么恩情,都是邻居别客气。”

“那也来我家吃吧。”

“既然你诚意邀请,那我就先谢谢你了。”

“没事。”

孟子坤跟着赵天宇进了他的别墅,小院子里的花儿都是精心照料过的,进了门,赵天宇家的装修风格与孟子坤不同,是现代简约风,让人感到舒适安心。

“坐吧。”

“谢谢。”

赵天宇把奥利奥放回卧室,下楼便看到孟子坤正拿着自己的相框欣赏。

“那是我的摄影作品。”

“你有这个爱好?”

“算吧。”

孟子坤闭目养神。

厨房传来厨具互相敲打发出的声音,搭配着隐隐散发的香味和赵天宇忙碌的身影,竟显得有些悦耳。

……
——
感谢观看
笔芯

你叫什么名字


*ooc
*be预警
*一发完

今天,我们吵架了……

孟子坤摔门而出,不留一丝情面,不留一丝温度,丝毫没有感受赵天宇的感受,也没有注意到跌倒在地的他。掏出车钥匙,启动车辆,直接开向酒吧…

“哟,这不是孟爷吗?怎么?心情不好?”吧台里的服务员擦着酒杯调笑道。

孟子坤没有理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满上!”

服务员一顿,显然被惊到了,小心翼翼接过杯子倒满了酒,递给孟子坤。

孟子坤望着杯子里的酒,冷笑一声,抬头喝完。

不知是因为心中的怒气还是冲动,孟子坤直接从服务员手中抢过酒瓶喝,滚烫的酒精经过喉咙,烧得我直发痛…

就这样,孟子坤喝了一整晚,不管其他人的劝阻,喝了一瓶又一瓶,酒瓶撒了一地…

而赵天宇也不如意,本来就感冒了。在和孟子坤吵架他夺门而出时,他被狠狠摔在了地上,他已经没有力气起来,也没有精力起来,就在地上哭了一整晚。

第二天赵天宇醒来觉得浑身无力,头疼,拿手一摸,轻笑一声。费力地从地上爬起,被摔倒的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回想起这几天来发生的事,心中痛了起来。

孟子坤最近几天越来越奇怪,脾气也越来越不好。不仅早出晚归,有时打电话还不接,发微信不回,而且一回家就开始打游戏,他为他做的饭都凉了也不吃,也不管赵天宇催促了多少次。

那天,赵天宇莫名地起了个大早,孟子坤还在睡觉,他的手机突然响起了消息推送的声音,赵天宇好奇点开看了看,只见是一个他没有见过的陌生女孩发来的,内容把他惊到了:宝贝你起了吗?不巧,孟子坤醒了,赵天宇立马退出界面,把手机放下。“怎么了,天宇?”孟子坤揉了揉眼睛。“没……没事,我去给你做早餐。”赵天宇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缓缓走向厨房,心却不知道飘到了何处……

晚上十二点,孟子坤才回到家,身上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刺鼻的香水和化妆品味。赵天宇坐在沙发上直直地望着他,眼中带着一丝悲凉。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没……没有……”

“孟子坤,不要再骗我了,我都看见了!”

“别烦我!”孟子坤有些不耐烦了。

“孟子坤,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孟子坤一把把包扔下,准备出门,赵天宇准备阻拦,不料被摔在了地上……

啊,脑袋好痛,赵天宇揉了揉太阳穴,不愿再想。他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翻看着与孟子坤的聊天记录:

-天宇,有好好吃饭吗?

-天宇,快下楼,带你去吃火锅

-天宇,我想你了

……

看着看着,赵天宇眼角已经挂上了眼泪,但嘴角却是上扬的。最终下定决心,用尽最后一点耐心在聊天框里打下了三个字:分手吧,发送……

随后删除了所有关于孟子坤的联系方式和照片。

孟子坤收到信息,没有理会,踢了踢脚边的酒瓶,倒头睡着了……

孟子坤和赵天宇分手后,似乎并没有收到影响。明天在酒吧里鬼混,泡妞,失去了原本的纯真…

赵天宇就不好过了,虽然表面上已将这段感情斩断根基,其实内心还在期盼能够藕断丝连…

这天,赵天宇心血来潮去了酒吧。一进酒吧就撞见孟子坤正搂着一位身材火辣的美女,青丝般的头发如瀑布般散落在肩部,白嫩的的皮肤,柳叶般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仿佛能装下整个星海,高挺的鼻梁,嘴角微微上翘。但她没有化妆,与外面那些网红天差地别。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衬衫,下身穿着牛仔裤,浑身散发着一种干净,别致的气质。

这时,孟子坤一个斜眼正巧瞥见了门口的赵天宇,站起身,推着他的肩膀向里走去。“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前任,赵天宇!”

“没想到孟爷好这口。”

“不过长得挺俊的。”

……

众人议论纷纷

“来,天宇再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陈墨。”孟子坤故意说,其实陈默就是他的朋友,但孟子坤故意想气赵天宇。

赵天宇听到女朋友这三个字时心脏漏了一拍,半天才缓过来:“哦,你好。”

陈默微笑着:“你好。”

“天宇啊,坐下来玩会儿吧。”说着,孟子坤将赵天宇摁在了沙发上。

玩了几轮牌后,赵天宇实在待不下去了起身准备离开,谁曾想,他一不小心把一杯热水碰洒在陈默胳膊上,胳膊立马红肿了起来。孟子坤本来还笑着,一见陈默红肿的胳膊,脸刹那间黑了起来,将手中的酒一把泼在赵天宇脸上,又来了一巴掌:“滚!”

赵天宇愣在了原地,以前他的坤儿不会打他的。

“我叫你滚,听见没有!”

“别这样,我没事,天宇不是故意的!”陈默拉住了孟子坤。

“你看看,都红成这样了,还没事!”孟子坤心疼的揉了揉她的胳膊。

“赵天宇你给我滚!”孟子坤愤怒道。

赵天宇带着一颗死了的心回了家,颓废的坐到了地上。

赵天宇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出过门了,周震南有些不放心,去了他家。

在周震南数次叫他赵天宇都不理会时,周震南发觉了异样,带他去了医院。

“抑郁症?”周震南拿着报告单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怎么也无法把抑郁症这个词放在开朗的赵天宇身上。

周震南拨通了孟子坤的电话:

“孟子坤,天宇得抑郁症了。”

“哦。”

“你不关心下吗?”

“都分手了,还关心个屁啊?”说罢,孟子坤挂断了电话。

现在周震南恨不得拿刀砍了孟子坤,想当初天宇是怎样照顾他的,当屁放了吗?

自从周震南带赵天宇去了医院后,赵天宇的病越来越严重,但时不时嘴里还念叨着孟子坤。周震南看不下去了,把孟子坤约了出来。

咖啡店

“孟子坤,你还有良心吗?天宇已经病成那样了,都是拜你所赐,你还不去看看他?”

“是他说分手的,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你忘了当时是谁没皮没脸的追求天宇,又是谁把天宇推向了病痛的深渊?”

“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话毕,孟子坤径直向门口走去。

周震南无奈地叹了口气,天宇啊,你怎么爱上了这么个渣男呢……

半年了,赵天宇的病已经好了大半,除了有时反应缓慢,有时不理会人外,基本已经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了。为此,周震南大大叹了口气。

而且赵天宇仿佛也放下了对孟子坤的感情,不在过问。

但好景不长……

这天天气不错,周震南准备带赵天宇出去散散步。

走到一个街角的露天咖啡店,想去喝两杯咖啡。孟子坤玩着手机准备穿过马路,一辆车却不知不觉接近了他,赵天宇不管不顾,直接冲向了孟子坤。

“赵天宇,别过去!”周震南大叫。

一声巨响,赵天宇倒了下去……

孟子坤被赵天宇推开,踉跄了几步,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赵天宇,慌了,立刻冲上去抱起赵天宇:“天宇!天宇你别吓我!”

医院

孟子坤呆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

“孟子坤你真是天宇的扫把星,怎么你一在,天宇就出事呢?”周震南愤怒地指着孟子坤,“天宇的抑郁症才要好,就又被你,唉……”

“是我,都是我的错。”

“就是你!”

……

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走了出来:“病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后期会不会出现什么状况,还需观察。”

“好,谢谢医生。”

病房

孟子坤死死握住赵天宇的手:“天宇,我错了,你快点醒来好不好,我想你了。”孟子坤已经守了整整一周了,连周震南都已经扛不住回家休息了,孟子坤还守在这里。

赵天宇的手指动了动,眼睛缓缓睁开,望向孟子坤。

孟子坤欣喜若狂:“天宇你醒了?”

赵天宇面无表情:“对不起,你叫什么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是啊,你叫什么名字?

————————————————————————

话说有人想看番外吗?(欢迎评论!)

————————————————————————
下篇预告:

老板又在盯着我看了……

我是赵天宇,总喜欢去那家甜品店。但老板好像总喜欢盯着我看。他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

感谢您的观看

笔芯